Don't Let Labels Hold You Back. Be Strong And Shine.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文章與COS角色照片發佈區,不定時更新,腦袋有題材時不會卡文就發文。
出角沒預定,都是看情況而出。
  • 52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靈】【無題】【廣翔】【R18】

 
武林盟帳蓬內主位上的【青雲劍 簡翔】指派下一道指令後對左右兩位的護衛示意要出去帳蓬外看草原情況。

「簡翔,你要離開?與渾天教決戰要開始了,現在不妥吧。」

「就讓我出去走走吧…」

語畢,拿起自身常用的劍離開,勸阻他的包天看向另一名女護衛。

「呵呵,年紀輕輕就被上級指示來這帶領我們也是很辛苦的,讓他散散心也好。」

「我說…妳也太護他了吧?」

「久坐在這也是會累的,不覺?」

二人互看幾秒,點點頭後默許了解,離開棚內的簡翔,讓見到的人都警覺性的往上行禮,簡翔只是點點頭示意並與陣營內的武林盟成員詢問幾聲走到沒什麼人的地方就使用遁地飛走,目的地是離雙方陣營幾里外的大樹下(*1),遠遠觀望兩方的對陣。

「哎…」

身為草原勢力分舵領導的自己不該這樣的心情與態度吧?苦笑,倚著大樹看著身上的武林精銳服上衣良久後解開固定帶(*2)閉眼冥想,將心思沉靜。

「小白臉?」
 
帶著粗獷又磁性讓人耳熟的聲音,立刻睜開雙眼抬頭見到敵對方渾天分舵領導【南道鐵拳 泰廣】坐在樹上往下望著人。

「為什麼你也在這裡!?」

警覺性將放在旁的劍拿起出鞘,並以回避拔劍姿態與對方保持距離。

「小白臉,你不止臉白,身體也是白的?確定要用這姿態和我打?」

泰廣從人的上身嘲諷似的笑看,簡翔這才發現剛要閉目時順手把上衣的…臉頓時剎紅。

「居然會臉紅變小紅臉了…你是兔子嗎?兔子紅的是眼睛你是臉紅,嗯…小白兔…好,以後改叫你小白兔。」
 
“小白兔”?平時小白臉叫已經夠羞辱自己,這混蛋居然改叫他免子!?

「你在嘲笑我?混蛋!快下來和我一決勝負!」

「我可不想和“兔子“打架,雖然我們名義上是天下雙勢敵對的敵人。」

故意在兔子兩字加強語氣的唸,繼續嘲笑在樹下的簡翔。

「不淮這樣叫我,還有這由不得你說不打就不打,混蛋。」

被人用更長的語調說出“兔子”,這人根本故意完全冒犯自己!雙腳一躍想上前想將這混蛋拉下。

「小白兔…我說你,地對空目前是我佔優勢。」

從樹上跳起衝向人使用空中壓制將人壓倒至地上,簡翔心想大意了,想掙脫對方的壓制,但對方實在塊頭太大,推不開。
 
「放開我!!」 

「嗯…近看才發現你真的很白,可摸嗎?」

「!?」

還沒會意過來就被泰廣的大手摸到胸前,動作不粗魯,溫柔的撫摸,簡翔的雙手被這大個兒另一手壓住,身下的腳也不能動彈。

「小白兔,你真好摸…雖然有練,但與我還是有天差地別。」

「混蛋,我不是女人!不淮碰我!唔…」

被摸到腹部時,身體抖動了些許,泰廣見到這畫面先是挑了眉覺得有趣,便又將手往人的乳頭開始揉捏起,時而輕時而重的碰觸讓簡翔受不了開始哈氣。

「哈啊…別…停下來,混蛋。」

「反應這麼大,我繼續摸下去的話會看到什麼?」

笑,原先在撫人胸前的手往下褲摸去,簡翔下身被隔著褲子布料的相互摩擦戲弄,臉更紅也不知為何覺身體難受,隔著一層布的玩弄,讓他眉頭皺起,眼角泛淚,呼吸也急促起來

「哈…啊…好難受…別碰那…」

「反應不錯嗎,我只是隔著衣服摸你就這麼有感覺?」

語畢,原先另一手壓制簡翔雙手轉移到人的胸前再度輕捏,想反抗的簡翔已經不想思考任由泰廣觸摸,因為不想聽到自己發出的那種噁心叫聲,用手遮住口微見泰廣那粗獷臉龐嘴唇一勾邪魅似看著他臉後,便用唇玩弄下褲已昂揚的下身,口與舌的含舔比之前手的觸摸更加有感覺,簡翔受不了,但又強忍自己不發出聲音,另一手剝弄人的頭髮想使他停下動作,但愈剝弄好像使這大個兒更肆無忌憚的玩弄。

「不…不要…那樣子…嗚!」

「別摀著嘴,會沒氣的,叫出聲,反正只有我聽的到…嗯,想要我停下,還是想更舒服點?」

看著簡翔不想將手放下讓嘴出聲,便強硬將他的手離開唇邊,直接吻上,這一吻可讓人驚呆,這混蛋不是輕吻而是強吻,唇與舌交纏,時而吸允時而狂烈,每一換氣之後又是下一個重吻。

「嗚…哈啊…嗯…」

「總算乖乖換氣?好,給你更加舒服些,小白兔。」

褪去人的下褲,簡翔羞窘見到泰廣大手是實實在在的碰觸那裡,自己身體為什麼會這樣,羞紅到自己臉發熱,愈來愈搞不懂這到底自己還是自己嗎?

「你果然沒經驗,難道武林那邊沒人伺候過你?」

這句話讓簡翔心中滿滿難聽的話,誰會和男人有這種親蜜接觸經驗!?何況自己也是男人,但舒服嗎?好像真的很舒服…啊!不對啊!為何自己還想著這種無聊的事情時,這大個兒將嘴往下身移動直接含弄他的昂揚,溼潤的感覺,讓他倒沖一口氣,泰廣含著不久後將舌尖舔向頂端那已經有些許的液體溢出,像是要阻止那些東西流出,便用手指尖強捏頂端剝弄。

「泰廣…你這…啊…嗯,哈…我想…好痛!」

沒讓人準備就將手指伸進簡翔的後庭,一指、二指不同變化的進出,原先的痛感已變成讓人舒服的感覺,腰也配合著扭動,每當手指一離開,覺得不夠,還不夠,渴望有東西在他體內停留,泰廣瞧見簡翔的臉後又俯下身吻唇,兩手更玩弄他的下身,簡翔覺已經夠了,別再玩弄他了,希望更炙熱的東西進入,便將自己雙手撐開兩腿示意泰廣更進一步,但眼前的大個兒完全沒褪去衣身,將自己的身體顯露給人看,只是仔細看著簡翔兩腿之間的昂揚和後庭,簡翔只覺得泰廣那眼神凝視著他豁出去綻露的全部,讓他更羞怯的不敢直望。

「我不會進入你。」

那句話一出讓簡翔愣住,那自己主動打開雙腿是多麼丟臉的事,又加上失望,不免露出難過的表情。

「但我不能讓你一會難受的回去本營,只好這樣解決。」

泰廣將簡翔拉起用後背抱姿勢將人抱好,手開始又摸起他的昂揚上下來回的搓動,另一手玩弄胸前的乳頭,上身加下身的觸碰又感受到泰廣在自己身體的輕咬與舌的逗弄,其實隔著泰廣渾天精銳服下身,簡翔也已經感覺到他的碩大碰觸到自己後庭,更加難受,心癢癢的。

「哈啊…嗯…吻我…拜託你…」

得不到想要的渴望,那要求最簡單的吻可以了吧?聞言,泰廣就吻上簡翔的唇,吻的之間讓他想更加深吻沉迷下去,不想離開兩人之間的唇舌。

「想射了嗎?簡翔,還是不夠?」

這聲叫,低沉又溫柔的在耳邊,其實已經想發洩,但一直壓抑自已不能解放。

「別…呼嗯,別停止碰我…求求你,不夠…」

「但時間不允許我繼續,別忍住,想解放就抒發,簡翔,我動作要加快了。」

話語順間手勢動作加快,後庭也因為泰廣的插抽,自身的昂揚已忍不住,抖動身體後哈氣解放。

「哈…唔!」

還是射了,壓仰著自己的內心終究還是輸了,那濁熱白色液體還在泰廣手裡釋放,一身攤軟倒在人的身上,喘氣見到這人居然在舔自己剛釋出的液體,羞紅到想鑽進洞裡。

「真熱,你的體液挺甜的,小兔子,武林的伙食應該不錯。」

語氣帶有調侃對人的脖子給人一道紅印。

「幹麼啊你,笨蛋!」

「當做紀念,你我雙方決戰吧?快穿上你的衣服回去,免得雙方沒領導混亂。」
 
是誰搞的人不能回去…這大個兒簡直是…心中滿滿的抱怨但在看到泰廣那張臉又吞回口中,泰廣準備遁地時又低頭吻上簡翔的側臉道。

「想見我時就在每陣決戰前時候,再見,小兔子。」

語畢,就消失在人眼前。

「…他是多自大認為我還會在來這裡,笨蛋。」

邊唸邊整理好同時發現自己叫人從渾蛋變笨蛋,還有剛剛是怎麼一回事!?兩人明明就是敵對陣營的敵人,那泰廣不殺他做了那種事是…?沉默許久又想到那過程,那張白嫩的臉又紅熱起來急忙搖搖頭對著自己說別想了、別想了、簡翔,別在想了,連忙拍拍臉又重新變回平時的樣子遁地回陣,走進帳蓬,主位旁的兩名護衛見到他回來便鬆一口氣。

「簡翔,你可回來了,剛底下人見你不見可急著了,渾天目前依線報回來也是有一陣騷亂。」

包天講訴草原的局勢,簡翔便下另一進攻指令讓武林整頓。

「嗯?簡翔你脖子那邊是剛外出被蚊子咬的?」

女護衛眼尖發現讓簡翔迅速遮向脖子的紅點,這樣的反應讓她笑了出來。


「我剛的確是被一隻超巨大蚊子咬了…」

 


渾天教分舵

「全體向武林盟進攻,決勝負吧,小~白~兔~

這聲命令讓左右二名護衛傻住,差點跟著附和,更別說是在外傳話的部下已經放聲對外。

小白兔”?

「剛出去遇到一隻小白兔,因為太過可愛而玩弄他一段時間,回來晚了。」


兔子?怎覺和那壯碩的身材有差…那畫面,身旁的二名護衛心中暗想不由得愣住那種不協調的畫面…

 


武林盟分舵

「……」

帳棚內人員先是一陣沉默後統一看向坐在主位上用手遮著臉已經無言的簡翔,這混蛋是叫上癮了還是故意讓他無法應對身旁滿是疑問的武林人,好,下令吧。

「渾天教這個大!笨!蛋!讓他們見識我們武林盟的實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混蛋變大笨蛋


小白臉變小白兔

 
 
-不久後-


「小白兔。」


大樹下


簡翔抬頭見到那笨蛋在同樣的位置


看著泰廣


泰廣也看著他


相視而笑




END
 



---------------------------------------------------------------------------------------------------------------------------------------

備註:

*1:勢力草原那邊的樹我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只好自己掰出來。
*2:武林盟精銳服上衣我開遊戲研究很久還是不知它是不是用扣的,拔的還是怎樣只好這樣設計。

後記:
本來第一篇想獻給柳程,但這對實在過於比較多兩人對話才腦補寫這一篇,簡翔設計就是俊秀白,就聯想到兔子,泰廣設計就是大個子比較壯碩,這篇根本是老虎撲兔記!(被簡翔砍死),把泰廣設定成溫柔帶點壞又帥氣的大叔型,好像和原先遊戲設定不搭,但我喜歡。()
還有
這篇文章,請武林盟的人不要砍我啊XDD!!!我不是故意把你們的簡翔寫的這麼(頂著鍋蓋中)

感謝巴友
murakumosan) 看到我寫的這篇文章回贈這圖給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